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尽力all叶】【架空】记忆里的将军

大家好这里是氧化钙,小新人OUO

第一次开坑好紧张【等等怎么打颜文字】

嗯,不会写文案就跳了吧!

架空向,战争向,全员向

文笔剧渣,毕竟第一次写

视角也许比较奇葩

有原创人物,不过放心没什么戏份

我是亲妈

尽力写完

不定期更

——-————————愉悦的分割线————————————————

 

 

 

今年夏天的某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机器打来的,它说那个地方已经找到了,看着面前闪烁的屏幕,我沉默了半响。

 

“好”

 

我回去了,我想去看看他。漫步在那个他死前待过的湖边,晌午的阳光照下来,暗潮汹涌的湖面一阵波光粼粼。在青草的嫩叶之间,我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土堆,把上方一点点土拨开,我将那个他费尽心思保护的蓝皮笔记本放了进去。

 

“谢谢您,张佳乐先生。”

 

我看向天空。

 

“如果您听得见的话,请代我向叶修,喻文州,韩文清,王杰希,张新杰,黄少天,周泽楷,方锐,孙翔,肖时钦,李轩……都问声好。”

 

“谢谢。”

 

我对着天空鞠了一躬。

 

我真是太幸运了。

 

那个荣耀的时代,能交于我来回忆。

 

 

 

第一章

 

这个时代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听着机械的童话过来的。

 

包括我。

 

已经没有大人了。

 

从冰封中苏醒的时候,我们的身边就只剩下大人留下的机械。

 

大人们呢,则是牺牲在了“那个战争”中,死在了我们脚下他的这片土地上,即使机械们比没有说出,但我们都能感受到,大人们一个一个倒下的惨烈的曾经。

 

苏醒来的孩子,身边只剩下了机械。还好,机械们懂得很多,它们知道以前的大人们懂的所有东西,也知道苏醒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机械说,那是“历史”。

 

在“历史”的时候,机械说,那时战争才刚刚开始,那时的敌人就已经非常强大,席卷整个世界。万不得已的大人们,只好把每一个孩子都冰冻起来,而他们自己扛起了武器,面对强大的敌人时人类可以表现出异常的团结,可是在力量前团结又有什么用呢?一开始人类还勉力支撑着,靠着当时的机械保护着这个他们珍视的的地方,可是到后来人类越来越支持不住。于是在痛苦中,人类把大部分的机器也冰冻了起来,只留下一部分继续战斗,可是,战争胜利了,留下来的他们,却回不来了……..

 

战斗结束了,很久以后,沉睡的一切开始苏醒,睁开眼睛的机器和孩子们,靠着一点点的工作把土地上的满目疮痍一点点拨开。曾经有人想找到机器沉睡后的“历史”,可是时间毁灭了很多东西,包括记忆和曾经的痕迹。

 

这是新的纪元,过去,似乎正在被遗忘。

 

那是在我工作的时候吧,那时的世界已经勉强回复到了战前的样子,可还有些地方还完全没有恢复。我们的工作就是清理战场,我负责的那片战场是如此萧凉,被青草覆盖的地方隐约还有硝烟的痕迹。

 

也就是在那片古战场上,我看见了埋在土中的那本天蓝色封皮的笔记。

 

“……咦?”

 

那时的“笔记本”已经是战前的东西了,就算是我这种人,也只在机器留存下来的那些被称为“电影”的资料里见过。

 

我还记得当时,好奇心驱使我拾起了这本就算是“历史时期”也显得有些过时的笔记,翻开几页泛黄的纸张,勉强读出几个已经不太熟悉的字眼:

 

“喻……文州,黄少……天,叶修……将军,韩……韩…….文……”

 

也许是监测到了我的异样,身边的一只机器“走”了过来,用电子眼扫描了一圈那本笔记。

 

“你知道,喻文州是谁吗?”

 

怀着试探的心情,我问了一声。

 

喻文州,那三个写在蓝色封皮上被血迹有些掩盖而看不清的三个字。

 

“滴——”机器响了一声“检测到【喻】【文】【州】,系统自动播放——”

 

“哈?等等,什么?”

 

在我的震惊之中,眼前慢慢变成了一层纯白,白茫茫之中,我隐隐约约听见一点机械的声音:

 

“现在开始——”

 

“你好,朋友。”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男人,穿着一身战斗服,胸腔急促的起伏着,仿佛喘不过气来。他头上有一个巨大的血洞,正源源不断的流出暗红色的鲜血。他因疼痛而急速的喘气,过了一会儿,才勉强抬起头对着镜头挤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

 

“我是张佳乐,隶属……2025号基地,前霸图兵团……呼……呼……情况……不容乐观。2025号基地全军覆没…….喻文州参谋长,韩文清将军已经光……光荣牺牲,其余人……我…….也不清楚。叶将军……依旧……未归队,希望他还活着吧……这是最后一个了……呵呵…….生命的最后一刻反而不幸运E了啊…….妈的……嘶……真疼……现在看来我也不行了啊……“

 

我看不清他背后的东西,但那失常的火光和不时混在他话音里的爆炸声告诉我,这就是“那个战争”。

 

“叶修那个混蛋说的没错……冰封过的的确没什么战斗力……可惜了卢瀚文那个好苗子了……我啊……只能走到这里了……剩下的情况……战斗日志……喻文州应该已经保存好了吧……如果这个视频还能有被看到的那一天,朋友……告诉我,战斗胜利了……拜托…...”

 

空气中的影像一闪,消失了。

 

“这是‘冰封期历史’中除机器人记录外保存下来的资料中的一份。”冰冷的机械音响起,“这是极其珍贵的,目前我们所拥有的资料显示张佳乐是后冰封时代的一名重要将领,这对后冰封时代的研究极具历史意义。这样的资料我们有很多,但冰封摧毁了记忆,不管是人还是机器都无法解读留存下来的资料。您是我们目前有记载的第一位能辨认史前文字的人,请问您是否可以……”

 

“我能把这个笔记读完吗?”我打断。

 

机械音停顿了一下。

 

“那是自然。”

 

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想过,这本无意中捡到的蓝色笔记本会带给我如此的震撼。

 

也不会想到,那本浅埋于草丛的笔记,会保留着这么多后人凭吊的当年。

 

更不会想到,那个在第一页上画的略显虚胖的男人,会拯救如此之多。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