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尽力all叶】【架空】记忆里的将军(2)

大家好这里是氧化钙,小新人OU

文笔剧渣,毕竟第一次写

 

不定期更

 

 

第二章

晨色清冷,带着一丝寂寥,红日的光晕在远处划出层层橙黄色的涟漪,远处的硝烟隐隐带着几丝昨日战斗留下的余温。喻文州看看远方,下意识地往口袋里摸笔记本,却被并不熟悉的触感弄得一愣。

这是荣耀佣兵联盟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喻文州心下不免有些感叹,不过随即恢复了平静。他抬头看看天空,一架画着蓝雨标示的无人机刚从上面飞了过去,在被硝烟染的有些浑浊的天空中上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

喻文州看看旁边,正调试摩托的黄发青年早就停了手,抱着头盔对着过去的飞机使劲地挥手,挥完了还觉得不够似的,又从空间袋里摸出一把利刃,对着飞机的背影意犹未尽地又挥了几下。

“少天。”喻文州拍拍摩托手,“把剑收起来,该走了。”

“没关系的队长我这摩托新改装过氢能的快得很保证绝对能天黑前赶到的,就算天黑之前赶不到也没关系的嘛队长,要是有东西敢袭击队长,哼哼,就让他们领教领教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他们脸上胡乱地拍!我可是堂堂剑圣出次任务几十万上下…….”

“少天。”

“好吧队长我们这就出发。您可要戴好皮帽速度快路上风大。还记得上次和兴欣一块出任务不叶不修那家伙逞能只带个头盔驾着车就溜了回来都快冻成冰棍了你说说咋不冻死他呢也难怪当时冰天雪地的戴帽子都嫌冷呢!今天天气不错小卢睡了一会回来无人机飞的还是挺漂亮的队长您也招手了吧啊我就当没看见。队长队长抓稳了我启动了啊冲冲冲冲冲——”

黄少天一脚油门,摩托车发出几声闷响,卷起一路烟尘。

太阳渐渐高了起来,冷风已停,暖阳高照。黄少天操纵着机车驾轻就熟地穿过早已枯死的树林和灌木,天地间很安静,只有机车引擎的轰响和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话音。想必卢瀚文已经整理好战况休息下来了吧,喻文州想着,在心下又默默地把这两天的战况又梳理了一遍。

也许是察觉到自家队长的沉默,黄少天也安静了下来,有时还忍不住问了几个战斗时还没想通的问题。

“队长,你说为什么突然就要我们去搞联合防区?你说老叶和老冯在搞什么?去就去了队长你还降级成了个参谋,这不是欺负队长你吗?还有啊还有啊……”

“队长……”

“队长……?”

喻文州难得有这么长时间的沉默

“嗯……其实我也没想清楚。总之他们有他们这么做的用意吧。别说了,军人的天职是执行命令啊。”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触及到了某些连喻文州也想不明白的东西,两人愣了一下,一起笑笑,叹气。

“毕竟那是前辈啊。”

“这种下流无节操的事儿也就老叶干得出来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嗯,是啊。”

喻文州紧了紧脚下的踏板,松开扶着车座的手,抓住被风吹得不断晃动的防风衣,在高速下打开衣服下摆的口袋,缓缓地去摸索着自己放在的里面的本子和笔。他摸出笔,熟练地单手扣好袋子,按出笔尖,固定好被风吹起的纸页。

“队长你要记什么?要不我先把车停一停?你看前面那片空地行不行?”

“没事,只是想到了些东西,接着开。”

“好。”

喻文州低头,笔尖划出一道道飘逸的痕迹,突然间喻文州的手一滑,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好快。喻文州想将滑出去的笔抓住,然而他使力太慢,他的手只是擦过了笔盖,啪嗒一声,圆珠笔砸在了覆盖着腐烂树叶的泥地上,摩托车引擎轰响,瞬间拉开了笔与人的距离。

“队长?怎么了?”

“……没事,笔掉了,”喻文州愣了一下,说“没事,到基地再记下来也不迟。”

“……队长你以后要不用电子记录仪吧队长,记得多而且笔也不会掉,找资料也方便,队长队长队长你在听吗队长?”

“我在。开车专心点。”

“哦哦哦。”

 

“文州你以后还是用电子版记吧。”那个抽着烟的人无奈。“好歹速度能快一点。”

   他苦笑。

   “好的前辈。”

   可是提出建议的人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留下战斗计划的痕迹了。

   遥远处,冷风呼啸;基地旁,影子盘旋,犹如等待恩赐。

 

 

时间过了好久,好久。

在不知不觉中,摩托车穿过一个又一个废弃的城镇,有些时候喻文州会看到一些耸立的高楼,玻璃幕墙反射出一股沧桑和悲凉。

天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黯淡了下来,黄昏的暖光将影子拉扯的很长。

当夜幕降临,新的一天就又将开始。

“队长,快到了。”

“好。”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