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all叶]记忆里的将军(4)

大家好这里是氧化钙,小新人OUO

视角也许比较奇葩

前期看起来像cp大乱炖,到后期都会好的……大概吧(第一次写求放过)

OOC啊什么的乱七八糟的问题发现了就拍砖吧!求大神指导![摇尾巴.jpg]


——————————————————————————————————

第四章

      “还真是倾巢出动啊。”叶修站在基地门前,一排蓝光把他从头扫描到尾,“滴——”的一声,机器顿了半晌,重复了一句“欢迎回来。”

     “嗯?”陈果注意到摆在角落里的铯原子钟,“我们出去已经这么久了吗?”

     “还真是。”苏沐橙闻言也看了看表,“叶修你要快点了,叶秋可能都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那就让他再等等吧。”叶修挥挥手,往里边走。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了一下,回头。

     “消息是传到我那边还是通讯室?”

     “现在只能是通讯室啊。”苏沐橙好气又好笑,“谁叫你自己放弃权限的?”

     “说的也是。”叶修耸肩,拉开通讯室的门。

       通讯室里一片黑暗,叶修如同往常一般地打开电源,调试电波。面前的空气中渐渐浮现出一层影像,而画面中央的椅子上却没有一点身影。

    “叶秋?”

      叶修愣了一下,笑了。看来自家的笨蛋弟弟还没有蠢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就此意识到作为联军的军需处长,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一个佣兵身上花费太多时间。

       他摘下便携耳机一样的脑波控制仪,去调取前两次战斗记录下的视频。通讯室不大,仅仅是一个小讨论桌外加几排文件柜,就几乎把空间占用地满满当当。突然他注意到小桌上摊开的书,书页静静地平躺在那里,略显古旧的铅字被时间洇开淡黄的痕迹。

     “《资本论》?”叶修拿起书,瞄了一眼书脊,“罗辑看的是电子版,安文逸最近在看……应该是《时间简史》啊?看完了?”

     “——你在干嘛?”

      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叶修转头。他看见自己的孪生弟弟站在门边,端起他手里的瓷杯啜饮了一口,不知道是咖啡还是茶。他看见叶修手上的书,皱了下眉。

     “又来?混蛋哥哥你没把我页码翻乱吧?”

       他没理会叶修短暂的惊讶,只是从叶修手里拿过书,对照了一下书签的位置,然后把书盖上,连同瓷杯一起放回桌面。

      “你来干嘛?”现在轮到叶修皱眉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即时通讯里讲完?我记得联军一个战区的军需处长应该不需要鞍前马后地到处跑吧?”

      “是通讯兵,兼军需处长。”叶秋把那个“兼”字咬得很重,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沓纸,按在桌上,两只手指轻推着把它们送到叶修面前。

     “新下的任务,专门委托我要一字不漏地送到你脑子里。任务完成,只待交接。”

       叶修抬起手,搁在面前的那一沓纸上。出乎与叶秋的意料,他并没有拿起它们在手上翻看,而是掀起了那一沓纸的页脚,用拇指把纸页翻折,向洗牌一样让他们一页一页地拍打在桌面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声音戛然而止,最后一张纸已经从他拇指间滑下,叶修用手指压了一下被掀开的页脚,用相同的两根手指又把它们推回给了叶秋。

     “你不应该来找我。现在决定兴欣任务的是方锐,不是我。”

       然后他垂眼转身,就在他将要拉开那扇金属小门的时候,小门突然被重重地抵住,发出一声闷响。

    “我命令你停下。”叶秋站在他身后,抵着门。

     “放手。”他没有抬头,“我早就不是军人了,没有服从命令的天职。”

     “你一直是。”叶秋依然抵着门,“另外,这是你个人的任务。”

     “那我拒绝接受。”叶修的声音如同一潭死水,“你我的权限各自为政,要说服从,我自有准则。我想你不会愚蠢到忘了我早就解除佣兵身份了吧?”

     “是吗?”叶秋的声音也十分平静,“我也不相信你会健忘到忘了千机伞计划。”

       他松开手,从身后那堆纸中间翻出了两个绿色封皮的小本,中抓过叶修的手臂,把它们塞到他的手里。一开始叶修还没意识到绿色代表的含义,就在那一瞬间他回忆起了这一抹绿色,这一抹十年前的绿色。

      "迟到了十年,军人还是军人。混蛋,你当然不是佣兵,”

      说罢,叶秋后脚跟一蹭,“刷”的一声敬了一个军礼。

     “将军。我可以离开了吗?”

      叶修沉默了半晌,身体微偏,让开了一条路。

    “谢谢。”

    “哦对了,冯老回来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叶秋转过头补了一句

      叶修没有反应,他听着叶秋关门,与苏沐橙寒暄,听着他走出门口时接受扫描的声音,听着他的直升飞机机翼开始旋转,声音微弱,渐渐细不可闻。

      他盯着手里的小本,笑了。

   “以前连个下等兵身份都给不起,现在倒好,一升迁直接升成了个将军,妈的,你们政府军真他妈会玩。”

      他翻开封面,一看就知道联盟一定是没好好做证书,第一页的人脸还定格着十年前的模样。

    “哟。”叶修看了一眼,“怎么?他们也给你升迁了?”

       那个写着“苏沐秋”的名字的照片上,印了一个椭圆的红章。

      叶修把本子盖上,随意地放进了自己胸前的口袋。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顺手拿过桌子上叶秋忘记拿走的的瓷杯尝了一口。咖啡有一点凉了,但味道依然很好。

      他翻开最上层的纸页,“如果真要机密,干嘛不用意识传输?”叶修想着,用钢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纸页上突然卷起了一层纤维,纤维下埋藏的扫描器散发着他熟悉不已的蓝色的光。怪不得这页纸比其他的都要厚实些。他轻叹一声,解开领口的几粒纽扣,露出埋在心窝上的小小芯片,他把蓝光贴近胸口,冷光照得皮肤有些淡淡的微凉。

“滴——身份检测:叶修,将军,编号——”

      称号倒是改的挺快。叶修闭上眼睛,淡漠地“听”着任务解说,但事实上没有任何声音。关于任务的东西已经录入了他的意识,那是个死气沉沉的女声,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在他的意识里讲着话。

      同时他的手也没有有停歇下来,他翻看着一页页的纸,眼睛如同扫描仪般寻找着可用信息。听着看着,淡漠变成了严肃,严肃的甚至有些神似于韩文清。

      他又快速的翻看了一遍资料,像是在确定什么。

    “妈的......”

      他从嘴角里挤出几个不成句的音节:

      “吃准了我们学生时代的誓言啊……”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