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all叶】校长,门口有个脸T(2)

*脑洞清奇是病,得治。

*和 @悲欢离合_后缀加什么呢 酱的联文,微草催她兴欣催我

*OOC,还不好笑,这样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QAQ

*霸图不带张副,叶神说不要牧师。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才跟新]

---------------------------------

霸图篇

9


     “嘿,大眼儿,你们校门口摊位出租吗?”

     王杰希愣了一下,他确实看到了叶修,但没想到居然是和流动车一起出现。

     看来前两天的传言是真的了?王杰希顿了一下。

     “校门口不准摆摊。怎么,祸害完霸图蓝雨,主意又打到我们微草头上来了?”


10


      一个月前,霸图初级中学。


      “昨天的通知已经说明了,由于特殊原因,今天的会议将持续到十一点半,比平常加长半个小时。”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手表后,将手上的文件往桌上一顿。


      “1001,现在会议开始。”


      “最近校风不对。”


      韩文清开门见山。



11


     整个会议室安静三秒。


      “是个人都知道校风不对劲,”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叹去了出去。


      “哪个校风正常的学校里学生会从钱包里掏试卷啊!?”


     说实话兼职生活老师的张佳乐都快头疼死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生兴起一股使用钱包状试卷夹的热潮,每每他准备没收那些孩子们枕着午睡的大钱包,学生总是会带着一脸“老师您已经落伍了啊”的表情,当着他的面打开那个大钱包。


     “老师您看!这可是试卷夹!”


     语气正气凛然不可侵犯。


      虽然最后还是被张佳乐以文具不正规而且隐含拜金主义思潮影响学校德育文明建设的理由给没收了,还顺带让他们多复习了几遍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好吗!还有人拿着钱包在韩文清韩校长面前晃,被没收钱包很有意思吗?


     谁他妈设计的这玩意儿!张佳乐简直想仰天长啸。想要没收吧,霸图是法制学校,随意没收学生的私有财物也算侵犯他人财产,而且虽然形状怪异了一点,试卷夹和文件夹都是霸图允许带的物件,也不能利用校规说事!


     更何况这钱包的制作莫名其妙地精良,一看就知道是下血本的,质量异常走心。当初为了找理由说东西是伪劣产品,张佳乐还自己使用过,绒布的表面很柔软,利用试卷做填充枕芯感觉也不突兀,除了学生不用的时候放在脚边老是会绊倒他之外,算一个高质量的好产品。

     奇怪,到底是什么人会花那么大精力在这种学生用品上?



12


     “——阿嚏!”


     一家隐蔽的小饭店门口,停着一辆手推车。车的主人揉揉鼻子,他总感觉最近在被人念叨。他抬头看看霸图黑沉沉的校门,十一点半,校门前一天调三次的大钟这么显示着。


     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下课高峰了,等待的时间真是煎熬,叶修点上一根烟,百无聊赖地趴在了自己堆满花花绿绿小玩意儿的三轮车上。


     “再过几个星期就是期中考了,得给张佳乐那个班的孩子多备点幸运符......老韩带的那个班好像最近不是那么压抑了,嘛,都告诉他们不要老是一脸苦大仇深的,看来枕头设计的不错,中午也休息的好一点了吧?哎,脏新杰那个班作息是好,就是太顽固,不懂变通。还是我们兴欣的孩子省心……”


      碎碎念着这位小贩又开始惆怅了起来,他怀着些许期待的眼神看向霸图的校门,又游离到教学楼,然后是图书馆,实验楼,最后回到大门口。他把自己的身子推直,伸了个懒腰,肺里深吸的一口烟刚想叹出去,隔壁小饭店老板的声音好死不死地在这时响起:


      “老师!苏先生又打电话来了!”


      “哦。老板麻烦帮忙看下车!”


      “的嘞!没问题!”


      他起身进了身后的小饭馆,黑色的老旧座机藏在小店的最深处,他拿起听筒,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怎么,胃又不舒服了还是没到放学,无聊了?”电话那头有点好笑。


      “都不是,是对于抢工作的行为的深切谴责。哎我说代理校长,我都赋闲一个月了,再不见我讲课出试卷同学都要抗议了。”


      “全体教职工一致坚决要求你得养好胃病再来上班。说起学生,他们跟我说老师还是多休养一会好,免得他们又被你的试卷折磨。”电话对面的人笑着回敬,“好啦,你胃好一点了吗?那个老中医的药效果怎么样?”


      “……还好吧。”那位老板沉默了一会,他将手覆在肚皮上,不知道是药还是什么原因,刚才还隐隐作痛的小腹好像也安静了一些。


     “是吗?那就好,安心养病,早点回来上课。时间也不早了,准备你的生意吧,不打扰你了。”


     “下午我再打给你,对了,记得按时吃药!”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电话里却只留下了几串忙音。于是他放下电话。


     “谢谢老板了!”


     他看看表,从兜里掏出准备多时的墨镜和围巾,唰唰几下把自己的脸挡得严严实实。


     “大热天还要捂得密不透风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13


     12点05分,大钟刚打响5分钟,全副武装的叶修刚把手推车推出街角,面前的路便被一群熟悉的身影挡住。


     “老板你今天终于来啦!这么多天一直没看见你,上次卖的那个笔还有存货吗?再给我来一打!”

  

     “老板好久不见!快要考试了我好紧张啊!老板你有什么安神的东西吗?”


     “老板老板……“

     

     老板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感叹些什么。


     “你们一个一个慢慢来啊!那个要安神东西的老板我又不是叮当猫还真以为我这什么都买得到啊?睡不着去找你们校医!哎哎哎等等那边双马尾的那个你要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他嘴里忙不迭地答应着,修长白皙的手快速而敏捷地从面前的手推车中挑捡出各种花里胡哨的小玩意。他太认真以至于一下子还没有意识到身边喧闹的戛然而止,等到他意识到抬起头,只看见摊前的张佳乐眉头紧皱,自己的摊子则被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卫团团围住。而那些学生则大多不见了踪影,只有少数几个人还躲在不远处的墙角探头探脑。


     “先生,不是给您警告过了吗,请不要在此处摆摊。“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不满地质问道。


     “你是这个学校的教导主任来着?”老板点起一根烟,墨镜背后的眼神忽闪忽现,“我的产品既然都是合格的,那还有什么问题呢?我是良心商家,不会害你们学生……”


    “我做我的生意,怎么会妨碍你们教书……”


     “学校门口两侧不准违规占道经营,这是规定。”


     不远处一个压抑着怒火的声音把话打断。


     韩文清黑着个脸快步走来,语音低沉充满了山雨欲来的气味,小摊贩暗暗倒吸一口冷气,妈的,今天出门太急,忘记看黄历了。


      “这位先生,您的行为十分妨碍我们的教学。况且您还是违规占道。不论什么原因,霸图不准无证经营。“


      “校长先生您怎么知道我违规呢?”像是找到了逃脱的漏洞,摊贩莫名其妙地自信起来

,“没证据不要说话啊韩大校长。”


      韩文清眉毛不自然地跳动了一下,旋即恢复了平静。


      “你有证件?”张佳乐愣了一下


      “嗯。”


     说着他掏出了一个让韩文清熟悉无比的钱包。


14


      工商营业许可证食品安全合格证绿色食品标志纳税人证法人证身份证户口本猪肉检疫合格证单身贵族证........


     家里有个办证的就是好。叶修这么想着。


     去你娘的办证。叶秋这么想着。


15


      这个人太可疑了,这么精心准备简直不像个小摊贩。


      感叹着面前这位小贩的良苦用心,张佳乐叹了一口气,然后眼神就瞟到了姓名栏。


      “……”


      靠这很有意思么。人民教师张佳乐的嘴角瞬间抽动了起来。


      “叶修!”

   

       忍无可忍的韩文清终于吼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身前不正经的那个人的手腕,不容分说的抽走了叶修嘴里的烟,顺便扯开了叶修的围巾和墨镜。


      “你在闹什么!?”


16


      “……疼。老韩你先放手咱有话好好说。“


17


      几天后。


      解释清楚的叶校长终于不用面对韩文清可以杀人的表情了,但是事实证明同行出冤家,阶级斗争果然还是这世界上不变的主题。


      “叶老板我们班长说下次月考要干死兴欣!那个笔袋多少钱?“


      “叶老板你看我还差多少分能干死兴欣?老板别不理我啊,两包辣条!“


      “老板老板~~~”


     “你们小小年纪的不要卷进大人的斗争啊。”叶修挥挥手,无奈地回应道,“这样子我做生意会很为难的哦小鬼们。那个要辣条的,辣条对身体不好要少吃,你看你都连着买了一个月了!”


     “哎呀老师这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嘛......“


     “校规第七条,不准早恋;附加校规校规第一条,不准在姓叶的小贩那里买东西。等下自己去学生处扣分。”


     “我......卧槽乐乐老师我错了求不扣分啊老师!!”


     “校规第三条,不准说脏话。你们霸图到底是学校还是克格勃啊?一个个走路都不带出声的。”叶修翻了个白眼,“ 还有附加校规什么意思啊你们妨碍自由市场经济就是妨碍国家GDP增长啊老师!”


     “叶神你校规记得很清楚嘛。“张佳乐呵呵一笑,顺便恰到好处地摁住了叶修的手推车,“我又不是校规的制造者,我只是校规的搬运工。你这是灰色经济灰色经济造成的GDP越大代表我们的国家越不给力啊叶神。”


     “知道叶神你很闲,但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再卖一些奇怪的东西了,闲的话随时来霸图喝茶啊!”张佳乐带着一脸和善的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了几个护身符,小小的桃木护符在空坠在空中,粉色流苏一晃一晃的,带着一股花开般的灵气。


     一阵风将护符的正面翻了过来,露出上面的文字:


     “破除四亚,改运避凶,蒙的都会,写的都对!“


    ”作为培养祖国花朵的园丁,未成年人人生的指路明灯,叶校您怎么能带头宣传封建迷信呢?我们不是应该坚定唯物主义的信念,坚定封建迷信不可靠不是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不买上几个怎么知道封建迷信不可靠啊?”被扣下了作案工具的叶修索性也不跑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打着哈哈。


    突然叶修身子明显的摇晃了一下,张佳乐一愣,仅仅一瞬间,手推车上七零八碎的物件被胡乱地扫开,只见叶修的眉头搅在一起,身子一点点低了下去,最后消失在了车的那边。


    “疼.....呃.....”


    “叶修!”张佳乐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无意识地奔向车子的另一头。


    “怎么回事?!又胃疼了吗怎么会那么严重?!抽烟引起的吗?!药呢?!!你们愣着干什么!快叫医生啊!!!”

    

     张佳乐绕到车的背后,却看见上了一双坏笑的眼睛,然后就被一个护身符糊了一脸。


     视力的模糊中他听到一句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老胃病而已,乐乐,我身子没那么弱,谁叫你太年轻~~~”


18


    “今天的张佳乐老师怎么感觉不对?”


    “是啊!嗯?!等等我没看错吧?你视力好你看看,那个是不是个护身符?”


    “对哎!他不是平常对这种’幸运’啊’保佑’啊最看不顺眼了吗?碰邪了?!”

  

    “上课不要讲话!”


    十几个粉笔头“乒乒乓乓”地一阵乱砸。


19


    眩晕过去之后,张佳乐终于看清楚了,那只不过是一个和他没收的十几个护符一模一样的符,唯一的不同,则是挂在粉红得几乎恶俗的流苏末端的一张小纸条:


    “保险就是保太平,城北的符的确灵。对了,没必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都传染给学生了,你还不如拿个符,自信一点,今年的第二肯定是你的。“


    “靠,”张佳乐笑骂一声,就当校规不存在似的,“这祸害。“


20


    “今天怎么又没出去啊?”苏沐橙笑着和在兴欣校门口长蘑菇的叶修打招呼。


    “这两天霸图守得越来越严了,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我还怎么开张。’’叶修翻了个白眼。


    “干嘛非要死守一个学校呀,换换点总是可以的嘛。”苏沐橙笑笑,“听说蓝雨这届的学生数学不太好。”


     “有这事?”叶修耷拉着的眼皮稍稍抬起了些,“我去看看。”


TBC

-------------------------------

张副会安排在兴欣篇出场,各位张副队粉请不要打我。

顺便一提,霸图的校规是副校定的,括弧笑 。


评论 ( 2 )
热度 ( 109 )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