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all叶】记忆里的将军(10)

#军队化paro

#平行世界设定

#all叶/叶中心

#小学生文笔

#求留言求勾搭求捉虫

说好的艾特姬友: @悲欢离合_太太你不填坑我就不起来了!(摔到

前文请戳[记忆里的将军]tag


---------

第十章


      头顶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啸,机翼掠过离叶修头顶不足十米的天空,在不远处所谓的安全距离外砸下巨大的震响,溅起的十几斤黄土块结结实实地砸在头上。


    “……我/日/你/二/大/爷/的/八/辈/子/祖/宗.....”


      炮弹在不远处腾起阵阵呛人的黄烟,留下的浓烈的火药味儿刺激地他喉咙生疼,叶修习惯性地呸呸呸吐掉炸进嘴里的黄土渣,胡乱地抹掉脸上不知是谁的血迹。


      叶修晕乎乎的骂着,不着四六地寻找着任何可用的词语问候敌人家八辈子祖宗,咳不出来的土渣子卡在了喉咙里,他眯起眼睛透过滚滚黄尘看向前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拉过身旁一个兵,对着他的耳朵大吼,尽管吼声大半都被旁边更响的炮声掩盖。


     所幸那小兵还是勉强听出了他长官嘶声力竭的话音:


    “日/他/娘的!其他人呢?!!!!”


    “退了!!!!!”


      小兵以同样大的声音回吼。


    “操!”他大声地骂了一声,“我说的是战略性撤退!!!也他/妈是要讲究战略的!!”


       说话间又有一个人倒在他脚边,鲜血翻滚着泡沫把他的衣服染红一片,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留给卫生兵和三角巾了。叶修暗骂一声,三两下把人拖到某个掩体后面,又塞给他一大块自己身上刚撕下来的衬衣。叶修近乎粗暴的将白布徒劳的按压在那人伤口上,强烈的阵痛使他眉心沁出大滴的冷汗。红色从中心处渗透开来,依稀的喃喃声有一声没一声地传进叶修耳朵里:


    “没关系的,我完成了......阿修……别管……”


    “说什么鬼话!闭嘴给我好好活下去!”叶修毫不犹豫地打断,突然意识到称呼上的不对劲,他猛然抬头,然而对上的已黯淡下去的眼睛,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

    “苏沐秋!!!”

    

       叶修惊叫着从床上弹起,冷汗浸透了整张被褥。挂了遮光布的房间里一片漆黑。


      又是这个梦。叶修深吸一口气,摸向摆在床头的烟盒,烟盒空了。他翻了个白眼,仰头倒在床上,眼神涣散地盯着天花板。每次死的人都不一样,上一次救不回来的还是喻文州,这次又是他。


      又是苏沐秋。



十年前。


    “你叫什么名字?”


    “叶秋。”叶修放开拎着行李箱的手,把满是汗的手心放松了一下。


    “欢迎你。”登记的人微笑道,抬头扫了他一眼,看起来并不知情。他递出一台扫描仪。叶修会意,轻轻的拉开领口,将扫描仪贴近。代表友好的滴滴声轻响了一下,那人瞧了一眼,低头开始在姓名栏上寻找起名字。


      叶修乘着他寻找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一下四周,送行的阵仗很强势,人声顶沸的。站台的末端停着一列长的令人发指的列车,像他身后一样曲折的长队还有几条,里面站满了各式各样的青年。还有陆陆续续的青年加进这条长队中去,有些一边走着一边微笑着向送行的女友道别,有些提着行李箱着急地快步行走着,好像再晚些便赶不上列车。

    

    “这儿真热。”他嘟囔了一声,用手背擦去额角的汗。


    “拿着行李先上车吧,”登记的人笑了一下,递给他一张小小的ID卡片,“里头舒服多了。”


      他拿着那张卡片走进车厢,车够长,摆设也相当精致。当军人死得很难看,但活着有时也挺舒服,叶修想着,握着卡片穿过一节又一节车厢。一路上都有人在忙碌着,刚上车的人在把行李摆到头顶的架子上,已经弄好的人在和新的朋友聊的热火朝天。寻找了半天叶修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缓了一会儿让自己的头脑清醒清醒,叶修抬起行李箱,使它稳稳当当的呆在了它该在的位置上。


      突然一副扑克牌被丢进了他怀里,他一愣,发现早已坐在四人座上的另外一个人正在看着他,那人笑了一下,指指叶修手里的扑克牌:

    “玩吗?”


   “行啊。”叶修了然地点头,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等着死吧。但两个人怎么玩?”


   “三个人。”他强调了一声,扭过头对着车厢里的另一个人喊了一声,“魏琛!”


    “哦!”几乎是在车厢的斜对角,另一个青年站了起来,他留着短短的胡茬,看上去有些痞气,他毫不掩饰地大笑,快步走过来:


    “终于有一个可以一起玩的了!叫什么?”

     “叶秋。”叶修刚还想说些什么,身旁的那个人却突然发声:

    

   “不说我都忘了,”他笑道,指指自己,“我叫吴雪峰,一连一队的;他叫魏琛。”


    “很可惜我在三连,”魏琛补上,“那边那个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的家伙叫韩文清,旁边的是张新杰,都是二连的。”


       叶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儿果然坐着一个眉头紧蹙的家伙。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形容还真是挺准,叶修想。感觉到叶修看向他们的目光,张新杰从手里的书本中抬起头,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


    “你又是哪儿的?”魏琛转回头。


      叶修看了看自己的ID卡。

   

      “我也是一连,”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不巧,烟瘾上来了,你们抽烟吗?”

     

      “当然!”魏琛当机立断地接上。

     

       “我不会,但不介意。可是车里不能抽,”吴雪峰笑笑,“老魏也挺不爽的。你可以去那边,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可以抽。” 

   

     “ 正好我也想来一根了,”魏琛道,“就在那边,走不?”

       “走起啊。”叶修笑。


      抽烟的青年人果然不会占少数的,从连接车厢的人数就能看出来。叶修扫了几眼,准确地卡进了一个靠栏杆的角落位置,掏出烟盒点起烟,惬意的吸了一口,目光游离扫视着这些形形色色的生面孔,却突然锁定了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身着一袭白衬衫,服帖的西裤勾勒出一副朝气蓬勃的形象,橙黄色的短发如同注入了温暖,在风中轻轻的跳动着,折射出生命的光彩。女的呢,也是穿了一条白裙子,也许两人唯一的差别就是长发与短发的差别了,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扬起,流淌在他们两人身边的温暖让人不由得会心一笑,他们两个真的很配,叶修这么想着,只可惜很快就要分开了。


    两人站的位置刚刚好,以至于说话的声音能够一字不落地飘进叶修耳朵里:


     “我们会胜利吗?”少女抬起眼问青年,眼里好像闪着些许泪花。


     “一定会的,”青年微微低头,笑了,伸出手揉乱少女的头发,“一定会的。你看,他们政府搞这么大阵仗,又是联合防区,又是扩大兵源的。还在搞什么新一代武器研发,还是什么的,哎呀,我也记不清楚了。别担心,一定会结束的很快的,毕竟有我呢。”


   “嗯……”少女仿佛也被感染了,但总在想些什么,然后她抬起脸,“那……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去做什么呢?”


      青年愣了一下,叶修明显地感觉到心里一动,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约约地想要阻止些什么,只见那个青年稍微欠下了身子,与少女平视:


     “我不知道,”他说,“沐橙,你听我说,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少女微微惊愕了,咬着嘴唇努力地不使自己哭出来,青年安慰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拎起行李箱。

    “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叶修目送着那位青年汇入人流,然后消失不见,烟蒂缓慢地燃烧着,快烧到手指是叶修才察觉,然后飞快地将它甩灭。


    “我靠......”魏琛的哀叹在叶修耳旁响起,显然他也听见了对话,“我只想找个吃不着狗粮的地方,怎么就这么难呢?!!!!”

    

       叶修回以大笑,“不过那家伙的觉悟倒是够深的。”他总结道。




       时间这种东西,要快即快,要慢则慢。叶修也不知道到底是过了多久。四周的人喧嚷着提着行李箱走过,叶修望了望,校舍刚刚被建起来,大门口的“荣耀军校”四个大字闪闪发光,乍一看还像是油漆未干。新栽的树木摇晃着细嫩的枝叶,显然还无法起到遮挡阳光的作用,离门口不远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荣耀女神的雕像,叶修认识她,却一下想不起名字。那是好几年前的一位战斗英雄,死在战场上也不知是不是她合适的归宿。


      叶修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思考太多,此时的他只顾着拿着自己手上的通知,环视着走进宿舍。宿舍里很简单,墙角边摆着四个并排放的高低床,床下是一张简单的书桌。已经有人在忙碌着,把行李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摆放进床对面一个不算太大的柜子里。叶修站了一会,缓了缓被燥热的空气所侵袭的有些烦躁的脑子,便走向自己的柜子,把行李一件件塞进去。


      东西不多,再加上叶修没什么整理的心思,一股脑的将东西塞进去不让它们掉出来,也就宣告完成了。末了他又想起了什么,重新打开柜门,摸出了一套海军蓝色的军服。

     

     “这个等下就要穿吗?”他问身旁整理柜子的另一个青年。


     “好像先不用,一会直接去集合就好。”青年答道。

     “谢谢。”叶修点点头。

     “别客气。”

    

     青年抬起脸,露出一个笑容。叶修一愣。


      橙黄色的头发,阳光般的笑容。

 

      真巧。叶修感叹道,瞄了一眼那人的柜子,行李一件件虽不算齐整,但也比叶修自己的好太多。


    “你的柜子码的真整齐。”叶修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练过?”

    

    “怎么可能。”青年直起身来关上柜门,看起来是理完了,“我家里有个妹妹。女孩子嘛,被她要求多了也就习惯了。”


    “噢。”叶修了然,“对了,你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

     

    “苏沐秋,”他笑笑,伸出手,“你呢?”

    

    “叶秋。”叶修握住,苏沐秋的指尖传来些许温度,暖暖的。

     

     “别聊了,集合啦!”教官的浑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两人对视一眼。

     “走吧。”

TBC


评论
热度 ( 27 )
  1. 【哔——】氧化钙 转载了此文字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