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钙

高中狗一只,没手机,周五才能摸电脑。
所以更新什么的
是可以随风而去的

不说了
一篇新概念一篇作文十几页的题没补完的笔记没背完的课文单词召唤我了。

【all叶】记忆里的将军(13)

#军队化paro

#平行世界设定

#all叶/叶中心

#小学生文笔

#求留言求勾搭求捉虫

艾特姬友: @悲欢离合_太太你不填坑我就不起来了!(摔到

前文请戳[记忆里的将军]tag


----------------------------------

第十三章


    “喂,我说……”


      苏沐秋窝在被窝里,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今天又是毫不例外的被五点半就被叶修扭开的台灯亮醒,他揉揉干涩的眼睛,在黑暗中勉强辨认出对面桌旁奋笔疾书的叶修。


    “何必呢?”苏沐秋翻身起来,草草披上一件大衣。外面正在飘雪,即使门窗紧闭,偶尔漏进来的寒风也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按住叶修正在写写画画的手,凉的很,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别这么逼你自己,回去睡觉,不然你体力要撑不住的。”


       “无所谓啦。”叶修抬起头对他笑了笑,“怎么,在担心我?”


        “想的美。”苏沐秋习惯性地回敬,但是个人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口是心非,“台灯太亮,瞎眼睛。”


         “好吧.......”叶修也是被噎了一下,随即恶作剧般的把台灯又扭亮了一些。

         “……”


      叶修的头又低下去了,惨白的灯光在叶修脸上刷上一层白色,却遮不住他眼圈周围的深黑。苏沐秋沉默,苏沐橙的事情像是打击到了叶修,自从那天赢了赌约,他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像拼了命似的,只求晚上能听见那一小段故事。这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又一阵寒风突破了门窗的围追堵截溜了进来,呼啸着掀开了叶修叠放在一旁的杂乱的纸页。叶修极其轻微地打了个寒战,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手拿过什么东西粗暴地将它们按住。除了必用的文具,桌上的空间以及被这些东西挤得满满当当。凌晨的微光使人压抑,笔尖的沙沙声混在其中,让人感觉透不过气。苏沐秋拿起其中一张纸,瞄了一眼,又仔细地放了回去,琢磨着如果是换了自己,又能坚持多久不精神失常。


       叶修真是.....太在意了。在意到所有人都为他心疼。


     “不是吧?!他怎么这么在意你妹妹?”有人曾经这么问过苏沐秋。

      “他哪里是在意苏沐橙啊,”吴雪峰摇头叹气,“不如说他是在意我们更好一些。”

      “说实话,我真想把他的脑子掰开看看,”苏沐秋颓然坐下,欲言又止憋了半天才又挤出一句话,“我们到底在叶修的心里占了多大的一块位置。”

       “以及,”

       “他到底有没有给自己留点位置。”


      这样不行。苏沐秋本想翻个白眼摇摇头,径直滚回到自己床上,闭上眼睛,直到被恼人的起床铃逼迫得再一次睁开,叶修的灯爱亮着就让它亮着去吧,上下两眼皮一闭,再睁开又是一个春夏秋冬。自己已经尽了朋友的义务了,叶修爱怎么样,随它去吧,苏沐秋的理智无比清醒,这的确也十分符合逻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不,这样不行。


      “你必须休息。”祈使句语气打破了这空间里的沉默,不响,但十分坚决,甚至带有一丝强制和占有的意味。苏沐秋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这完全不是他的喉咙里会发出的声音,可他的手却不受控制地抓住了叶修的手,同时另一只手干净利索地将台灯电源掐断,将满脸黑人问号的叶修扔到自己的下铺上,在他的抗议声中拉起被子,将温暖锁进两个人之间仅剩的一点空间。


     “卧槽苏沐秋你没事发什么羊癫疯!”叶修还有点逃开的侥幸,挣扎着试图从苏沐秋和墙壁的夹攻中逃脱出来,却被苏沐秋再一次压回被子里。自知脱逃无望,叶修喉咙里咕噜了一阵,有一丝无奈的声音飘出来:


      “喂,我的那点东西要搞不定了......”

      

      “那就今晚再说吧,”单人床要塞下两个人的确有点小,苏沐秋感觉自己感觉自己的重心有点稳不住,于是往里挪了一些,这一动便触到了叶修的身体,虽然被衣服裹着,但苏沐秋还是察觉到了,那仅剩的一点裸露的皮肤给他的感觉。


       冷,冷的很,都快冷死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掖了掖自己的被子,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苏沐秋干完就后悔了,今天他是怎么了?刚被韩文清附身,又干出这么让人感觉母爱爆棚的事情出来。一定是太久没见沐橙的缘故,他这么想着,笑了,尽管这个理由实际上牵强极了。


    “在想你妹妹?”叶修也是习惯了苏沐秋的这个微笑,废话,十次笑起来有九次都在想她妹妹,还有什么猜不出来的?不过叶修这次倒还真是猜错了,苏沐秋正为他刚想出的理由洋洋得意着呢。

 

   “我妹妹?嗯,是啊,”苏沐秋漫不经心地答道,突然他想起了叶修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理由,他翻了个身,突然意识到距离有点不对劲,但想想自己要是走开的话叶修的台灯又得亮着了,于是他决定将错就错。


   “你不是想听我讲她吗?我现在讲好了。”


   “我上次讲到哪了?对.......”

 

      苏沐秋盯着上铺叶修的床板,慢慢讲着,好的不好的记忆一瞬间一股脑地涌进脑子里,有些东西他不是很乐意想起来,不过当他看到叶修时,这些记忆也好像变得没那么扎人了。


      让叶修知道的话,不是坏事。


       苏沐秋的声音淡淡的,及细心地控制在了两个人刚好能听见又不会吵到别人的音量,像流水一样轻轻地裹住了这个狭小的空间。讲第一句的时候,叶修的两眼还在看着他;讲第二句的时候,叶修附和了一声;讲第三句的时候,叶修没声音了,苏沐秋转头去看他——已经睡着了。


       月光从窗外透进来,柔柔的洒在床上,勾勒出叶修有些凌乱的发丝,他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地颤动着,鼻翼有节奏的上下起伏,不知是因为欠觉欠得太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此时他睡得就像个孩子,蜷缩在被子中,发出淡淡的,均匀的呼吸声。


       苏沐秋悄悄的在被子中碰了碰叶修。叶修轻哼了一声,又回归了平静。


       很好,暖起来了。



      结果苏沐秋反而是那天起的最早的一个,想想苏沐秋自己都觉得尴尬,和叶修的的脸贴得那么近,还有半个身子悬在床板外面,能睡着才有鬼咧!早起的代价就是要把脑子喂狗,苏沐秋又一次确信了这个真理,当确定叶修彻底睡熟了之后,他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外面的雪停了,风也没那么大,借着雪的反光,他隐隐约约看见叶修本子上的东西。

       君莫笑行动。字写得很大,还打着几个大大的问号。


      

     “@#¥%¥#@#¥%…….”叶修现在已经找不出什么比乱码更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目前的心情了。

     

   “怎么回事?”吴雪峰看看叶修,再看看他盯着的苏沐秋的空床铺,“卧槽不是吧?苏沐秋呢?”

    “我哪知道?!”叶修终于把自己从乱码的海洋里拯救了出来。


    “你们两个还真是......所以说这是诅咒吗?!”吴雪峰愣了一下,随即调侃道。好不容易叶修开始按时回宿舍了,苏沐秋又跑了。苏沐秋不见,这是个很少见的事情,毕竟时常消失的叶修,而不是前者。


       叶修打了个哈欠,苏沐秋不在,他一下也没了多少精神,他们刚结束了一场夜训,大部分人都累的眼睛都睁不开,还要把一切收拾齐整了再睡觉。叶修急匆匆地去冲了个冷水澡,便上床睡去了。

 

       一夜好梦。



       熄灯铃已经响过了,荣耀军校早已陷入了一片沉寂,然而校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并没有穿着军校学生常见的海军蓝色制服,却是被一套黑色西装包裹着,暗色的身影孤独地站在路边,身后是被路灯拖长的影子。


     一架自动驾驶的穿梭机稳稳地停在那人跟前,他坐进去。

    “请到联军指挥部。”

     “滴——目的地——联军指挥部——预计时间三十分钟——现在出发”

        随着一声引擎的响动,穿梭机消失在远方没有星星的夜空。



      穿梭机很好心地停在了指挥部的门口,苏沐秋从里面钻出来,拿着地图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他快步走向门口。

      

       他看着从玻璃大门后透出的灯光,神情复杂。

       门却自己打开了,似乎预料到了苏沐秋的到来,苏沐秋一愣。


        后面是一张苏沐秋无比熟悉的脸。

      “叶修?是你让我来的?”

      

      那个人摇了摇头。

   “我是叶秋。”看到苏沐秋一脸的疑惑,他伸出手,补充了一句:

    “叶修的弟弟。先进来吧,冯老现在在参议院,这件事就由我来和你说。”


       他的语调十分平静,完全是平时处理公务处理习惯的语调,但眼睛却一直盯着苏沐秋。这种感觉还真是诡异,苏沐秋自嘲了一下,迈开步伐,走进男人侧身让出的走廊通道。

        TBC


------------------------------------

考完试的我真是爽极了!!!!!

其实这章完全是在抒发我对舍友的怨念

好好的没事干嘛要四点半起来学习?!啊?!睡觉不好吗?!来啊睡觉啊!!!!!!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氧化钙 | Powered by LOFTER